🐾



近期瓶颈画力下降。
没绘画基础瞎涂着玩,感谢您的喜欢。

《杂七杂八》

·高中/初中瓶邪脑洞片段,存档
·过去一时兴起产物,ooc注意,设定乱掰的,勿细究

  ——《俯仰之间》 零碎片段合集

  一

  这人身上有很重的檀香味,吴邪垂着眼皮,一颗颗捻着佛珠。珠身圆润细腻,猜是裹了蜜蜡。他忐忑又小心的四下瞅着,目所及处除了脏旧的地毯就只有这人暗红色的藏袍了。
  他又悄悄抬起视线,打量起对方——没剃发,很年轻,大约二十出头,刚才在雪地那会他俩还喝了点酒,肯定不是出家的。可这檀香味儿若不是日夜参拜,焚香守殿,定也浸染不出来。
  这人怕是有些来路,得谨慎点儿。吴邪边想边拿起茶杯,喝了口酥油茶。

  二

  “小哥,照理说,这时庙门应是闭门禁止外出的,你怎么……”吴邪想问“你怎么跑到雪地救着我了”,可又不好开口。张起灵明白他的意思,摇头道:
  “命中劫数,躲不过。”
  他望向窗外,银白色在他眼底沉淀,有一种凄冷的意味。
  “该下山了。”

  三

  “小哥,我们这是要去哪儿?”  吴邪拢了拢身上的藏袍,小心问。
  “找东西。”张起灵说。他红色的僧袍在冷风中翻滚,猎猎作响。吴邪闭了嘴,心知问不出话,于是开始东想西想。他知晓一些关于藏族佛教的皮毛,张起灵之前在的庙属宁玛派,他挺好奇这么一个冷面冷情无心无欲的人,怎么不会在格鲁派,反而做了红派上师。
  他脑中灵光一闪,失声道:“你……你不会是要去找朗达玛灭佛时遗落的佛经吧?!”
  “班禅下落不明,达赖被敌对党派顶替,若找不到那几卷经书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张起灵说。

  ——《末日论》 零碎片段合集

  一

  “他在那一秒的时间,却已然度过了一生。”
  吴邪心中渐渐明悟,“你的意思是说……”
  “还记得2012世界末日吗?”齐羽似笑非笑的望着他,“所有人都说这是骗人的。可实际上在那一瞬间,你已经经历了世界末日。只不过你没有记忆罢了。”

  二

  我感觉一股寒气从背后嗖嗖窜上天灵盖,前面那具躺在水泊里的尸体给我一种莫名的熟悉感,而无论他是谁,此刻的我都是绝对接受不了的。
  僵硬的视线缓缓下移,我只觉轰的一声,什么也想不了了。
  抖着手掀开那被水泡烂了的右裤腿,我没有翻过他的脸,但那只有些肿胀的右脚已然揭示了他的身份。
  我浑身一软,脑中闪过许多画面,快速滑过又消失,像是想了许多,却又似乎什么也没想。
  手不自觉的摸上右脚腕,那里有五年前失足跌下雪山而留下的伤,五厘米长的狰狞疤痕,而那具尸体满是泥污的右腿上,赫然一条完全一样的伤疤。
  那具尸体是我。
  这时,我想起了齐羽的末日论,他在说话时似笑非笑的神情,那时我一直没读懂他眼神传达的意思,可现在回想,那便是怜悯和叹息了。
  可此时的我并不知道,张起灵一次又一次的舍命,竟只是想让‘吴邪’活下去。
  即使很久以后想起他叫我别去时的情景,我心中也仍是愧疚与庆幸。

  ——过去的突发小脑洞们

  一
 
  “扎布走前给了我这个,”胖子递过来一小卷黄纸,“你自个儿看吧,胖爷我去找点吃的,咱明早出发。”
  我点了点头,接过那一小卷纸,在腿上铺展开来。纸很大,却只写了两个字:
  “不悔。”

  二

  “那对你很重要吗?”
  “……算是吧。”
  “那,重要到什么程度?”
  “如果说让我舍弃一切去做什么事,一辈子也就只会有这一件了。”

  fin.

  感谢看到这里w

评论
热度(2)

© 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