🧀🍴



近期满脑子致郁。
没绘画基础瞎涂着玩,感谢您的喜欢。

【D.Gray-man/神亚】 凌晨三时(短篇Fin)

*七月份写的贺文(?)
*在吧里发了一次……结果只炸出来一个亲友(。)好冷清啊(叹)总之当个纪念发过来……
*ooc或许

《凌晨三时》

1. _ _00:00
  亚连从睡梦中迷迷糊糊地醒来,他看了一眼窗外,睡意朦脓的双眼只能望见被黑夜裹挟的、在高速行驶下模糊的风景。
  车厢内光线暗淡,亚连使劲眨了一下眼,终于看见对面原本空荡的座位上多了个人。那人显然是刚坐下不久,正忙着整理行李。亚连茫然的盯着他,那人的面容浸在沉浮的光线中,忽明忽暗。亚连费劲的看了一会儿,是个东方人。
  他在对方察觉这视线之前移开了目光,转而从口袋中掏出怀表,想就着这飘忽的光芒看一看时间,火车却在这时进入了隧道,东方人冷峻精致的脸庞随着时间被吞入漫无边际的黑暗中。
  咣当咣当咣当,铁轨同车轱辘相撞的噪音在这空荡的隧道内被无限放大。对面的东方人好像起了身,亚连在黑暗中闭上双眼,看见的只有更加纯粹的黑暗。
“闭上双眼,想象世界,你能看见什么?”
  巨大的撞击声忽然减弱,亚连静静感受着光线在眼皮上的跳动。方才远去的布料摩擦声又逼近了,不留丝毫缝隙的在他身前投下阴影。
“发现被抓住了就想装作没看见?”对方清冷的声音如淡漠的面容一样冰冷。亚连装了一会死,脑内转过十八弯,最终只吐出最熟悉的那两个字:
“神田……”
“我以为你早就长记性了,豆芽菜。”
“都说了多少次不要喊我豆芽菜你个女人脸。”
  神田冷哼一声,反常的没有还嘴也没有拉回话题,只是人没有动。亚连等了一会儿,发现那片阴影还是牢牢地罩在他身上,于是他眯着眼,疑惑又小心的看过去。
  神田低着头,从上而下的、沉默地看着他,眼底有一丝柔软的情绪。
  亚连因着这一丝柔软恍惚起来,他犹豫了一下,低声喊道:
“神田。”
  他拽过对方衣袖,神田顺着他的动作俯下身,密实的压住他。
  车厢内的人们都还在睡梦中,细微的颠簸让亚连有种失重感。他们呼吸交融,分明清醒着,却如置梦中。
2. AM 01:00
  亚连一整天没吃东西,神田上车前买了面包,干脆一整袋封都没拆的递给他。
  亚连:“……你这怎么可能够我吃……”
  神田怒:“不吃给我!”
  亚连连忙护牍似的搂住袋子:“我吃我吃……真是,神田你这臭脾气改一改会更受女孩子欢迎哦。不过你现在这样也挺好的……”省得我去费心跟她们抢。他把这后半句话默默地同面包一起吞进肚子里。“啰嗦。”神田自然不置可否,也没有引战的意思。
  亚连光速解决了一袋子,扭头看去,对方锁着眉头闭目养神,侧颜棱角冷硬,跟本人的脾气一模一样。他掏出怀表看了看,还有两个小时,就这么坐过去?未免太没有情趣了。这个笨蛋一刀平。他合上怀表,银色的月光悄然流淌在古铜色的表盖上,顺带着淌在他身上,像一条小溪。亚连又回头看了神田一眼,对方不知什么时候睁开了双眼,正静静看着他,玻璃珠般的双眸盯得人着实发毛,把亚连吓了一跳。
“?!!神、神田?你不是在睡觉……”
“明天晚上你在哪里?”
  神田问。
  亚连愣了一下,苦笑道:
“一般会有人问想抓的人这种问题吗?”
  神田不说话。狭长的凤眼看着他,就像亚连之前就着暗淡的光线凝视他一样。
  亚连闭了闭眼,话语像是滚了烈酒,辣的他嗓子疼。
  但他不得不说。
  因为他们是彼此的爱人。
  ……因为他们只有彼此。
  他深吸一口气,开口:
“大概……明天我连自己在哪里都不知道了吧。”
  亚连看着他,做出个微笑的表情。
“你一定要找到我啊,笨蛋荞麦狂。”
  神田不语,伸手捂住他的脸,把人拨过来的同时覆身而上,在他头顶默然吐息:
“丑死了。”
3. AM 02:30
  天空的颜色似乎变得更加透明,银月挂在树梢上,被层层叠叠的枝桠割划过,那光芒也像黯淡了些许。
  亚连掏出怀表,却没有打开。
“神田?你睡了吗?”
“没有。”
  你是在干嘛啊。亚连侧过身去看他,却在瞄见那一抹轻微上扬的弧度时瞪大了双眼。
  咣当咣当咣当————
  列车又进了隧道,亚连在一片黑暗中往旁边摸去,咣当咣当的巨大噪音也盖不过他擂鼓般的心跳声。他压低声音问:
“你笑了?”
“没有。”
“分明就是笑了吧?神田你害羞了?怎么跟个小鬼一样……”
“闭嘴笨蛋豆芽菜!”
  真是没营养的对话。亚连噗嚇一声笑了,手指无意间触到对方冰凉的掌腕。他无声的勾了勾嘴角,俯下身,在这喧闹的、没有尽头的黑暗中亲吻爱人的掌心。
  神田僵硬了一瞬,半晌才伸出另一只手搭在他的发丝上。力道很轻,顺毛似的抚弄着,亚连惬意的眯起眼,列车在水一般的雾气中行进,银白的月光一直照射至梦的尽头,他宁愿融化在这梦中。
  我们在午夜相逢,凌晨时天各一方。
4. AM 03:00
  列车到站。
  下车的人小心拉起行李,步子轻缓,留给熟睡之人一片宁静的梦境。
  亚连只有一个行李包,神田却乱七八糟领了一大堆。
  他奇怪道:“你都装了什么啊?”
  神田扭头,拒不开口的表情。
  亚连无奈之下帮他拎了几个,都很轻,还真是谜了。
  凌晨三时,天空变得透明,黑夜悄然褪去,银白的月亮变得暗淡。
  到站了。
  无论何时总是缠绕着这个城市的雾气,此刻仍未消散。
  亚连把行李递给他,动了动嘴唇。
“我走了。”
“嗯。”
  其实想说的并不是这三个字来着……亚连想,摇了摇头。
  下次再说吧。
  神田站在原地望了一会儿,少年单薄的身影经过无数个车窗,车厢内的人都还在熟睡。有些人他认识,他们在梦中沉沦,从一个梦境跌入另一个梦境。
  即便脚下是深不见底的悬崖。
  雾气吞噬了那个小小的背影,神田拎起行李,朝相反的方向走去。
  他们背对背行走,一个为了躲藏,一个为了寻找。
  ……下一个凌晨三时,大约会有不一样的光景吧?
  他从心底这样期冀。

Fin.

*********

感想:

2016.07.05 欢迎回家。
09年刚喜欢DGM,一直都觉得这两只好可爱XD后来无数次爬墙,站的黑白CP也只有这一对……可惜假发虐我千百遍(。

我从小学一直到如今高三狗感觉真的好奇妙,人生有多少个七年?刚得知第二季消息时差点炸成烟花(噫)开心的不得了。不擅长写东西,也不会写这么腻呼呼糖滋滋的……
这次是个例外,假发虐的我分不清东南西北,不必再撒玻璃渣了,不厚道(。

也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我wDGM我思维还停留在神田找豆芽找不到的哪一段上,这篇也是由这个基础衍生的。设定大约是这样:夜半至凌晨三点是二人脱离剧情的自由时间,晚上二人腻歪白天神田继续找豆芽。大约像苦逼的演员赶片场,导演喊停时才能松口气这样。“今晚二人相依,明日谁又知道会如何?”来来来感受这微妙的虐感!!(说好发糖呢

这篇CP严格说是神亚神。及这篇里的神田不是很傲娇,很多时候他是沉默的。我一直认为神田性格里隐忍的部分其实很突出,不过假发很少把它表现出来。在这篇里面我特意强调了这种赶脚XD如果有人觉得OOC我也没办法啦……亚连在面对神田时也是一直很轻松淡定的样子,我觉得我媳妇(噫)是那种越是在重要的人面前越云淡风轻的类型,他不喜欢别人为他担心,所以他不会特意表现他的不安和软弱。所以这篇豆芽的性格看起来也更加成熟一点。其实吧就三小时,这俩还一直斗嘴斗啊斗有屁用啊。春宵苦短再怎么傲娇的人也会收敛点的吧!(不你

有人喜欢我会很开心哒XD

评论(6)
热度(31)

© ✘™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