🧀🍴



近期满脑子致郁。
没绘画基础瞎涂着玩,感谢您的喜欢。

【2017贺|瓶邪】 《小聚》

《小聚》

一.

    天气一冷,我身体状况就急转直下,动一下哪哪儿都疼。然而年货还是要办,菜还是要买,我估摸了一下,从雨村带回来的腊排骨还剩不少,晚上回家顺点香肠回来,再买点小菜就成了。
    于是我把买菜这一光荣的任务交给了闷油瓶,他天天闲家里也没事儿干,给他找点事儿做也没啥怨言。经过一段时间的砍价演习,闷油瓶应该不会再被当做冤大头忽悠,我放心的把钱和菜单塞给他,闷油瓶递给我一个相当可靠的眼神,转身出门了。
    我在家里打了个小盹儿,没睡多安稳就醒了。现在人没事儿就刷刷微信微博什么的,我不例外的刷了刷朋友圈,除开一大堆秀老家秀自拍的,一组清新脱俗的照片瞬间吸引了我的目光。
    照片上是一个年轻男人,拎了几袋子菜,长相颇为不错,气质更是高贵冷艳。后面几张被p上了各种各样的兔耳猫耳大胡子什么的,我忍着笑到地上去的冲动,看了看发件人。
    黑瞎子:刚讨价还价完的哑巴张!围观全程的我已经笑到天上去! 友情协力:张家不愿透露姓名的海客
    我正笑的肚子疼,门咯的一声开了。闷油瓶一手拎着菜,一手端着手机,站在门口慢条斯理的看了我一眼。
    这一眼意味太深,我自觉的戳了黑瞎子:你悠着点,顺便要张家那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海客洗干净脖子,几天后我会给你们烧香的,烧麻将另外算钱。

二.

    纸堆燃的差不多,四处飘散的烟气也聚拢起来。我丢了烟,边用脚碾灭边缓缓吐出口气。
    “多捡点钱,别亏待自己。”
    闷油瓶捏了捏我的肩,我拍拍他的手,示意没事。
    多少年前,我被潘子牵到坟前,三叔沉默的烧着纸。原本烟雾漫天,熏得我直揉眼睛,可不一会儿烟就聚拢了,我好奇问为什么烟会聚起来,潘子就道,这是在捡钱呢。
    我沉默着等黄纸完全烧完,心头思绪万千,不知从何抒发。
    闷油瓶也没说话,等到最后一点火星熄灭,我拽了拽他,开口:“走吧。”
    他点点头,眼神里含了丝担忧。我笑了笑,握住他的手:
    “走吧。”
    青山不改,绿水长流。

三.

    胖子过来的时候,我正靠在沙发上喝粥以缓解宿醉带来的不适。闷油瓶开了门,胖子刚戳进个头就哽在了原地,瞪着闷油瓶半晌说不出一句话。
    “别搁门口那儿支楞着了,快进来。”我招呼他一声,示意一下鞋套,“我现在没劲儿服侍你,茶果随意。”
    “……”胖子恍恍惚惚套了鞋套,忍不住又瞄了眼闷油瓶,“……这,你给他挑的?”
    “那当然。”我喝了口白米粥,咂巴了下嘴,“过年,图个喜庆嘛。”
    胖子迅速掏出手机拍照,“还是咱天真有能耐。”
    “比不上你当年给他买小鸡内裤的勇气。”我谦虚道,顺手打开朋友圈,闷油瓶穿着小鸡围裙的服装照瞬间闪瞎了一片老江湖,那围裙底色还是无比喜庆的大红,我相当得意。
    待会儿黑瞎子和张家惯犯一来,嘿,可以放鞭炮了。

四.

    “吴老板新年快乐!”
    我正忙着和小花斗嘴,黎簇拽着苏万迅速套好鞋套,噔噔噔跑过来就是一声吆喝。小花略有些惊讶,“这……你俩的儿子?”
    “你猜猜谁生的。”我呵呵一笑,“别找我,我没包红包。”
    俩小鬼顿时一脸扫兴,黎簇转了转眼睛,嘿嘿笑道:“走,咱找张爹爹去。”
    苏万吓的一个哆嗦,“张张张张张——”
    “女人家家就是不靠谱。”黎簇朝我哼了一声,拉着苏万跑去厨房,苏万一脸又怕又跃跃欲试的纠结表情。我迎面对上解老板和善的笑意,不屑道:“我就不信闷油瓶会给他俩包。”
     解大少笑吟吟道:“那可不一定。”
    一道响亮的声音破空传来:“谢谢爹爹!祝爹爹新年万事如意、幸福安康!”
    我扭头一看,黎簇手里一个闪亮亮的红包,苏万捧着红包就差涕泪横流。我目瞪口呆,简直怀疑闷油瓶偷偷喝了假酒。

五.

    黑瞎子翘着二郎腿大声唱道:“啦啦啦~我们是一堆青椒炒饭~青椒炒饭特别香~”
    我忍无可忍,冲厨房吼:“大厨们!有人会做青椒炒饭吗!让这货闭嘴!”
    胖子窝在厨房嘿嘿直笑:“没有!”
    “没买青椒。”闷油瓶的声音传了出来,我心如死灰,戳了一把苏万,“你师父发疯了,你快去劝劝他。”
    苏万一脸无辜:“吴老板,张哥都没办法,我怎么可能劝得住呢?”
    万般无奈之下,我只能亲自出动,跑去厨房找闷油瓶施救。
    “小哥,”我摁住他切菜的手,一脸诚恳,“你去管管他吧,我头还疼着呢,再这样下去会出人命的。”
    “咣当”一声,胖子那边像是摔了个铁锅。我大声道:“胖子,摔坏赔三啊。”
    胖子扭头:“娘的,老子出去还不行吗!”
    我正得意着,就感觉脸上被啃了一口,闷油瓶气定神闲的擦了手,补充道:“代价。”

六.

    吃完晚饭,我喝的又有些醺醺然,便跑到阳台上吹风。张海客送了几盒茶叶就回去了,我正寻思着泡点茶叶解酒,就听身后吱呀一声,闷油瓶端了杯茶走过来,我接过茶杯,笑道:“老张,真贴心。”
    闷油瓶勾了勾嘴角,万家灯火映在他眼底,带了几分暖意。我啜了口茶,摸摸发烫的脸,吁了口气。白雾袅袅,屋内一片欢声笑语,市里车水马龙,一派热闹祥和。

    希望来年也能如此。我默默的想。

附赠:

    事后老张趁几人大醉之时悄悄做了些手脚,对黑瞎子及胖子毫不留情,吴小老板协助完成复仇计划,悄悄发上网,引来无数个赞。
    未能到场的秀秀同学扼腕叹惜。

***
鸡年大吉吧!新年快乐!
OOC归我,剩下给他们。不知道多长时间没写这一群人了,与其说写,他们会做什么好像在我脑中已经形成固定轨迹了,我只是复述一遍而已。
文笔渣,自认全文毫无萌点爆点,感谢将它看完的你XD

评论(2)
热度(27)

© ✘™ | Powered by LOFTER